清朝作家李汝珍的《镜花缘》里,有一个民风淳朴、好让不争的“君子国”:市场交易中的君子们,个个都克己利他,卖主争先恐后地要付上等货,受低价,买主则 拼了命地拿次等货,付高价。因为彼此太礼让,国王甚至有严谕,臣民如将珠宝进献,除将该物烧毁,还将典刑伺侯。

       结合李汝珍所生活的清朝咸丰年间,市场欺诈成风,贿赂公行,贪官污吏拼命搜刮,“君子国”实际上表达的是世人的一种世外桃园式理想。幸运的,经过一个多世 纪的辗转,这种理想迎来了落地的曙光,那就是全球最具发展想像空间的公益性经济组织——地球经济合作组织(简称EECCO)在美国的横空出世。而地球经济 合作组织最大的亮点,在于其创始人精心设计的健康精神文明与科学制度文化的双重武装。

       经济组织:未来竞争法宝

      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最好指的是在科技与制度文化的双轮驱动下,很多国家的经济进入空前繁荣时代,人们物质生活空前发达。最坏则指 的是全球经济发展开始普遍放缓,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,区域之间信息、知识鸿沟效应日益加剧,许多政体、政治组织越来越落后于时代的要求。全球化虽然正在把 世界变成一个地球村,但这个村庄里人们之间的冲突也越来越频繁。”地球经济合作组织创始人李英豪认为,特别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,正像《镜花缘》里所描述 的,很多商人都想以次充好,谋求高价,很多官人都想无耻地窃取,拼命地搜刮,置绝大多数平头百姓的切身利益而不顾,加上制度的缺失,弱者愈弱、强者愈强的 马太效应越加明显。

       “而且,随着既得利益群体竞争形式的进一步组织化、帮派化,个体之间的竞争已逐渐被平台之间的竞争所代替,即使是打拼多年有了一定积累的人,也往往感觉势 单力薄。那些既失利益者、孤立无援者以及前途迷茫者,如果没有一个更高级的平台为依靠,未来的处境将充满更多不确定性。”李英豪认为,即使是那些现实中的 精英,也就是经济、文化及政治中的既得利益者,也不能高枕无忧地仅仅是把传统组织平台当作制胜筹码。“看看美国的那些精英,历届美国总统中至少有15位, 美国《独立宣言》的56位签署者中至少有8位,1781年的第一部美国宪法的签署者中至少有10位,1789年的美国宪法的40位签署者中至少有9位,乔 治·华盛顿的63位将领中至少有31位,以及英国北美殖民地13个州的30名州长中至少有10位,他们出道前都来源于同一个隐秘的组织,即犹太人创建的世 界上最大的组织,共济会。”

      在李英豪眼里,类似于共济会这样的经济性组织,实际上比传统政治组织更有延展性,更具生命力。“这种组织往往大隐隐于市,决定着世界文明的走向。由于远离 了政治、军事功能,只做经济与服务,经济组织反而能够煅造出更高级别的生存生活智慧,以及与外部环境适应能力。”李英豪说,正是靠着类似共济会这样的各种 大大小小的经济组织,犹太人中的大财团大家族成员一般都非常逍遥自在,专业精英也能各司其职、各得其所,即使是平民百姓也能安家立命、老有所养。“而且, 未来世界里,政治组织的边界终将逐渐消弥,组织之间的竞争将主要体现在经济组织间的竞争。”

       君子不党和而不同

       但经济组织之间,其级别、境界也还是有高低之别。“这些犹太组织有一个不足的地方,就是虽然也在宣扬博爱、慈善、美德等,但毕竟还只是以犹太人为主的帮派 组织,有一定的党同伐异色彩,不能超脱种族利益界限。”李英豪说,这给了EECCO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。“在英文里,党的英语是Part,即整体中的一部 分,本身就有分裂的倾向。因此,任何党同伐异的帮派组织,实际上都是一种分裂势力,是人类通往更高级别文明的绊脚石。而我们成立的这个地球经济合作组织, 就专门规避了这个缺陷。”

       据悉,EECCO地球经济组织诞生之初,就明确提出要打造一个既来源犹太组织,又高于犹太组织的更高级的新型组织文明。“如果按照中国的传统概念来 说,EECCO的目标是建成当代世界最大的君子国。这个君子国的基本组织原则之一是‘君子不党’,即绝不拉帮结派,不搞团团伙伙。因此,我们的成员选择, 绝不以国家地区、民族肤色、党派团体、宗教信仰、学历职业、贫富差异等标准,对人类作纵向切割,进而形成各种消极的、对立的利益团体。”李英豪 说,EECCO成员的吸纳原则是对人类作横向的水平划分,把水平最高的那群人,即经济精英、文化精英、行政精英及三种群体中的潜在精英吸收进来,让 EECCO成为人类精英聚集的全球高地,进而成为引领其它层级的人群、其他组织、其他文化,昂扬向上的积极引擎。”

       同时,鉴于人类精英的独立人格与个性化的职业轨道,以及成员之间经济合作的现实需要,EECCO坚持“君子和而不同”,反对“小人同而不和”。“在 EECCO平台上,每个成员都是自由人,都能够自由地运用自身的精力和能力,去追求自己的目标。”李英豪畅想,只是这个目标不能去妨碍别人正当目标的实 现,甚至要能够在互通有无、互帮互励、互惠互利中,促成别人的利益达成,进而让组织成员之间的合作沟通,像交响乐般的和谐统一。“EECCO特别排斥那种 伪和谐式的乡愿之徒,即好好先生。这种好好先生表面上这好那好,实际上总是黑白颠倒、善恶不分、是非混淆,乃至孔子早在几千年前就批判过它,认为‘乡愿, 德之贼也’。由于是一种正本清源式的真正的和谐共处,加上EECCO在市场、行政、监督、习俗、理念、信仰等方面的种种制度规范与文化引领,成员之间才能 够真正各尽所能,各得其所,高效地分工合作,进而真正自由而诗意地栖息于地球之上。”

       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

       显然,李英豪的“君子”更符合人性实际。“传统的君子讲究利他不利己,但利他不可能提供人们创造财富的动力,因此,任何利他不利己的君子国都不可能存活。 事实上,很多建立在利他主义、抽象道德基础上的国家,往往最后都沦为腐败盛行、价值失范的国家。”李英豪说,目今世界上真正富裕、相对健康的国家,反而是 那些建立在人性本恶、人性自私前提之上的国家,在这些国家,“私人恶德,即公众利益”往往成为人们的常识。“基于这一点,EECCO平台从客观人性出发, 首先非常尊重成员们的各种私利诉求。这些私利可以是物质的,也可以是精神的,可以是短期的,也可以是长期的,只要你有充足的能力与其它资本,你的私利在 EECCO平台上,比之在其他组织平台,就能够得到更多的满足。”

       但如何来比其他平台更高效地满足个人私利,并不能仅靠一腔热情和一翻空洞的口号,而应有更多的智慧。众所周知,任何事情都有个度,人性之恶如果得不到有效 制度规范与文化牵引,很容易让社会决堤。显然,李英豪在这方面也做了长久的思索与探寻。“西方发达国家的制度其实相对来说,还是挺好的制度。但现在也面临 着效率问题。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,民粹逐渐压倒了民主,极端个人主义压倒了理性个人主义,绝对平等、结果平等占了相对平等、起点平等的上风,公平诉求高于 效率诉求。”李英豪认为,这是EECCO组织绝对要规避的又一点。“在一个健康的经济组织中,私利的表达必须遵循一定的市场伦理,这个伦理用西方经济学术 语来说是正和博弈,用中国的古话来说是成人达己。EECCO倡导‘君子成人之美’,反对‘小人成人之恶’。EECCO的终极旨归,是形成一个‘我为人人, 人人为我’的良性生态圈。”

       这也要求EECCO本身必须首先要有一颗“天下为公”的公心,不能沦为只关心个体利益不关注公共利益的组织,这种组织或个人在古希腊民主政体里,被称为 “贱民”。因此,EECCO坚持一套经济、文化领域的普世价值,矢志将EECCO成员培养成为世界公民。“但我们并不鼓励EECCO的公民用手去投票,去 参与政治,光用嘴巴去不切实际地诉求民主,而是让他们用脚投票,就是哪里赚钱跟哪里,哪种项目有利可图做哪种项目,一心一意地专注于经济,让自己富起来, 让身边的亲朋友好友富起来,让自己的利益相关者EECCO成员富起来,进而让天下富起来。因为我们坚信,市场经济是通往民主的最优路径,经济搞好了,一切 政治的沟壑都将消弥。”李英豪强调,EECCO将本着“全世界有产精英联合起来”使命,以“打造全球第一生态经济圈”为愿景,以“自由、理性、专业、创 造、竞合、效率、公平、正和、博爱”为核心价值观,尊重小我,崇尚大我,民主决策,权威管理,按照“人治—机制——无为而治”的管理方向,进一步摒弃人 性、制度、文化上的种种弱点,降低商业生活交易中的不确定性。“我们相信,在这种方向明晰、动力十足、传导流畅、规范有序、引导有方、自觉自为的新型组织 文明中,任何项目决策、团队组织、资金筹集、问题解决将更加快速平稳,任何成员都将充分享受到EECCO的制度红利、文化溢价,得到更多实惠。”